信用资讯
 
>>正文
 
公 告: 关于接收陕西宝化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九家企业为协会会...  [2015-05-26 11:14:11]       网上澳门娱乐网站大全与长安银行关于小微企业互助基金托...  [2014-12-18 16:13:27]       网上澳门娱乐网站大全关于对澳门最新网上娱乐网站康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  [2014-08-07 17:47:47]       网上澳门娱乐网站大全关于接收网上澳门娱乐网站大全钛程金属复合材料有...  [2014-08-07 17:41:14]       澳门最新网上娱乐网站青年企业家高级特训班简章  [2014-07-22 10:26:50]
 
谢国胜:一个国企吞并者的倒下
[作者:Admin   来源:网上澳门娱乐网站大全   点击数:2947   更新时间:2007-10-12   文章录入:Admin

       郑州酒精厂,曾经见证了一个叫谢国胜的年轻餐饮大亨的扩张雄心。如今,它却成为谢的折戟之地。11年前,在国企并购的浪潮中,谢国胜将这家郑州的老牌国企收入囊中,但这位雄心勃勃的餐饮大亨未曾料到,这块烫嘴的“肥肉”成为他始终未曾顺利接管的资产,并且像一团扑不灭的火,终使他身陷囹圄。
  今年7月9日,曾被“福布斯富豪排行榜”认为有5亿多身家的谢国胜,遭到郑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导火线即是郑州酒精厂兼并案中的土地转让问题,谢国胜的罪名是涉嫌合同诈骗。“这是一个很重的罪名,严重的话可判无期徒刑。”一位郑州商界的资深人士说。
  前后收购了郑州市9家国有企业并且成为河南焦作上市公司ST鑫安第一大股东的谢国胜,多年来因无力消化这些资产而受到重重困扰,他甚至被指责为掏空ST鑫安、导致ST鑫安全面停产的罪魁祸首。当他被捕的消息传来,鑫安总部的布告栏上贴出了这样的消息:“谢国胜被逮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谈到谢国胜被捕的缘由,一位熟悉谢国胜的人士说:“他触犯了众怒。”

  夫妻餐饮店

  1962年出生的谢国胜是家中老幺,他还有6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家位于郑州市东大街,在谢国胜小时候,那里还是一片贫民区,谢的家庭条件也不好。“和一大群哥哥姐姐抢饭吃的经历,让谢对吃很敏感。”谈到日后经营餐饮业时,一位熟悉谢的人说道。

  起家于餐饮业之前,谢国胜作为一个个体户,在多个行业摸爬滚打过,不止一个人说谢最早曾在街头卖过羊肉串。1980年代中期,20岁出头的谢国胜,还倒卖过牛仔服装、卡式磁带,开过小饭馆。经常往返于广东和河南之间的经历,使谢的头脑也相对开放,他还曾经开设了郑州最早的一家咖啡馆。

  1980年代末期,郑州餐饮业崛起。其中最显著的标志是政府机关林立的郑州市金水路上,出现了一系列豪华酒楼,它们借助公款吃喝这股风气,生意火红,乃至金水路被当时的郑州市民称为“白吃一条街”。

  谢国胜不是最早掘金金水路的餐饮大亨。在他之前,已有少林菜馆、越秀酒楼等一批红火的酒楼。1989年,谢国胜向朋友借了几十万元,在“少林菜馆”的对面开办了一家“花园酒店”。起初大半年生意很清淡,这让谢国胜不断反思,他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打服务牌。他要求每一位服务员拥有超强记忆力,当顾客第二次光临时,能够记住顾客的样子,并提供热情服务。在砖头似的“大哥大”显示尊贵身份的年代,谢国胜花了十多万元买了10部“大哥大”放在酒店柜台上,供客人免费使用。

  谢国胜的花园酒店开业两三年以后,马路对面红极一时的少林菜馆关门歇业了。花园酒店作为郑州餐饮界的一颗新星迅速崛起。很快,它的名气仅次于龙头老大“越秀”。时至今日,当年风云一时的那些酒楼大多烟消云散,只有“越秀”和“花园”至今仍是代表郑州餐饮业的两个响亮名字。

  在“白吃一条街”消失以后,谢国胜早已在郑州闹市区打造起了餐饮业的“花园”系:最著名的是位于碧沙岗公园旁、有“郑州名片”之称的“皇家花园”(后改名为西花园),这也是当时整个中原地区营业面积最大的豪华酒楼。此外,“花园系”还包括东花园、锦绣花园、全福德等。2000年以后,花园系的年度营业总收入超过1个亿。

  除谢国胜本人的敢拼敢闯外,花园系的成功也离不开另外一个人——谢国胜的妻子段培红。出身于警察家庭的段培红是一个精明过人的管理者。花园酒店一直由段培红负责日常管理运营。即使是在1999年两人离婚之后,花园系从产权上进行了分割,但仍然继续由段进行管理。

  “段是一位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女人。很多员工从创业之初就跟着她,一跟就是十多年。”一位花园系的老员工说。

  花园系成功的背后是夫妻二人永不停止的学习欲望。“第一家花园酒店的风格是向广东五星级酒店学习的结果。”一位早年替花园进行过装修设计的人士说。花园酒店的厨师也是从广东高薪挖来的。夫妻二人经常出去考察别的酒店的先进经验。“遇到一道好菜,段培红一定要借鉴回来。甚至在别的酒店遇到一个素质很好的服务员,段也当场极力说服她跳槽来花园。”一位熟悉段培红的人说。

  三个盖子来盖七口锅

  与强势而精明的段培红相比,谢国胜本人则给人谦和的感觉。“如果谢总和另一个人并排走在走道里,他往往会侧着身子,将更大空间留给另一个人,即便那个人是他的下属。”一位为谢国胜工作多年的人士说。

  谢国胜说话声音极小,语速极快,口齿有些含糊不清。“有些像和尚念经,他说十句话,你只能听得懂三句左右。”谢国胜的一位合作伙伴说。

  然而,谦和的外表下,是难以掩饰的雄心。1996年前后,花园系已经奠定了在郑州餐饮界的地位,并且成为一部“赚钱机器”。谢国胜在这一阶段不止对一个人表达过进军实业的心愿,他告诉他的朋友们,餐饮业的增长空间有限,很难做大。

  谢国胜一心追求“做大”的雄心甚至导致了他与妻子段培红的离婚。这对郑州餐饮业的“黄金搭档”1999年劳燕纷飞,表面诱因是谢国胜喜欢上酒店里的一名大堂经理,但据花园集团一位元老级员工说,离婚的更深层次原因是,二人在公司发展方向上的意见产生严重分歧。

  1996年前后,“做大”的机会涌来,那就是收购国企。作为国企改革举措的一部分,郑州市此时开始施行“抓大放小”战略,将一部分面临困境的中小型国企卖给民营企业家。

  谢国胜在这股国企并购浪潮中也积极争夺自己的一杯羹。从1996年底开始,他接连并购了郑州市酒精厂、郑州市中药厂、郑州市化工设备厂、郑州市塑料厂等9家国有企业。这些企业基本上都处于停产状态,等待被重组盘活。而它们最有价值的资产往往是其土地。

  这些企业土地的商业开发前景,正是一些民营企业家纷纷收购的目的所在。“谢总收购这些企业,也有这种目的。”一位为谢国胜工作过的人士说。

  谢国胜和其员工一道,曾经为花园集团扩张后的主业设计过一个架构:餐饮、地产开发、医药。与谢构想中的主业之一医药相对应的资产是郑州中药厂,这也是谢收购的几家国企里资产质量最高的一块,是惟一至今仍在维持生产状态的企业,它被谢国胜更名为信心药业,体现出谢对医药产业的“信心”。

  但与谢国胜雄心勃勃的收购之举相比,他在完成企业重组方面显得不力。大部分被收购的国企资产,都没得到真正理顺。最大问题出在职工安置方面。比如郑州酒精厂被收购不久,政府即以污染为由,勒令该厂将生产基地迁至郊区。

  由于不满花园集团的职工安置方式,郑州酒精厂职工对搬迁厂址之事进行坚决抵制,工人还组织成立了“护地队”。谢国胜对该厂土地进行商业开发的计划也一拖再拖。

  未能恰当安置职工也引发了另一个后果,当谢国胜将该厂土地开发权转让给另一家公司鑫苑置业时,却在收到对方付款后拿不出土地转让权证书,致使谢国胜陷入又一场官司之中。

  “在处理职工安置问题时,谢比较优柔寡断。一些比他‘心狠’的企业家,早就完成了被收购企业的土地商业开发,并且从中赚到了大钱。”一位熟悉谢国胜的人说。

  一位追随过谢的人士说,谢个性腼腆,不善交际,也不喜欢经营政府人脉关系。“这使他在推进企业重组过程中,遇到不少阻力。”

  在被职工安置等问题搞得焦头烂额之际,谢国胜也逐渐失去了谦和之风。一位多次电话采访过谢国胜的河南当地媒体记者说:“每次问起职工安置等问题,谢都在电话那头语带咆哮地说:‘这是政府的事!你不要问我!’”

  谢国胜偏于消极被动的态度,在陷自己于不利境地的同时,他与政府的矛盾也逐渐激化。“这是他被抓的深刻背景。”一位当地的商界观察者说。

  在他为自己设计的三大主业之中,房地产开发这一项始终没有启动起来,这被认为是谢国胜失陷的原因之一。“花园集团背负太沉重的负担,却缺乏强大的引擎。餐饮业的现金流毕竟是有限的。”

  发展地产曾被谢寄予厚望。2003年谢雄心勃勃地以约6个亿的代价,拿下有“郑州地王”之称的河南省农科院430亩试验田土地开发权。这个极有可能使谢国胜成为地产大亨的机会,最终却由于资金未到位,反而变成加速谢国胜沉陷的“千斤坠”。

  一位郑州商界资深人士分析道,类似谢国胜这样带有投机性质的玩家,本身并不具备极强的资金实力。当获得土地资源后,他们一般都要通过融资解决资金问题。

  偏偏在谢拿到“郑州地王”开发权后不久,国家紧缩银根,对房地产融资进行控制。惊慌失措的谢国胜,开始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寻找出路。

  借脑与借壳

  2000年前后,与追求稳定、精打细算的妻子分道扬镳后,谢国胜认识了一个将对他命运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物:席春迎。比谢国胜小两岁的席春迎是河南南阳人,头顶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光环,长期在资本运作方面摸爬滚打。“这种光环令谢国胜很是信任和迷恋。”一位长期为谢国胜工作过的人说。

  对于一心急速扩张的企业家来说,一个资本运作团队的支持必不可少。席春迎成为谢的“高参”,而席手下培养出的几位资本运作专家,则成为谢在资本运作方面的实际操作者。

  不过在一些接触过席春迎的人看来,席是个典型的学院派人物,显得夸夸其谈,在资本运作实践上,显得眼高手低。

  “这个团队起到了很坏的作用。”花园集团一位高管说。在他看来,这个资本运作团队的成员从个人利益出发提出了不少项目计划,“他们赚得了很多佣金,却将乱摊子留给了谢国胜。”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花园集团与ST鑫安共同投资成立一家永媒投资公司,参与河南广电网络(33.40,-0.04,-0.12%)改造项目。这曾被视为扭转ST鑫安颓势的一次机遇。“这是一个好项目,但问题是,它的投资额太大,而且收益回收周期太长,不适合花园集团这样的企业。”花园集团一位高管说。这个项目后来以中途退出而告终。

  “谢是一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人。他的问题出在野心过大,而不是个人贪污腐败方面。”一位熟悉谢国胜的人说。据他透露,当谢被捕后,家里人甚至筹集不到足够保释他出来的钱。

  对于资本运作,谢有着典型的投机心态。他曾对一位风格较稳重的合作伙伴说:“你应该借钱发展。不管是国家的钱、还是别人的钱,落到你的口袋里,就是你自己的钱。”

  在谢梦想着高速扩张企业之际,除妻子段培红外,公司里也不乏反对者。一些公司高管因为谢听不进去不同意见而无奈地离开。“谢总是一个家长作风比较严重的人,不太善于发挥团队的作用,他总是一个人包揽所有事情。我们经常劝他说:你是一个团队的领导者,而不是单枪匹马的战士。”一位为谢国胜工作过的人说。

  在公司外部,谢国胜也不想与别人分享利益,而是希望独占蛋糕。“以6个亿拿下的郑州地王项目,如果找到几个合作方,分一些利益出去,获得他们的资金支持,也不至于落空。”一位熟悉谢国胜的人说。

  谢国胜在认识席春迎不久后,经后者游说入股民生证券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当时席春迎是民生证券董事长。在谢国胜看来,这将帮他实现由实业投资向资本运作的过渡。

  但在2003年,席春迎与山东泛海系在民生证券内部争夺控制权的斗争中败北,席失势离开了民生证券。控制权被泛海系夺走后,谢国胜将民生证券当作融资平台的计划落空。

  “谢一心站在以席春迎为代表的几个河南股东这边,如果他能与泛海合作开发‘郑州地王’项目,那又将是另外一番格局。”一位熟悉谢国胜的人说。

  2002年底,也是在席春迎的配合下,谢国胜的花园集团向河南焦作的上市公司ST鑫安注资1.54亿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但此时,四处缺钱、等钱救火的谢国胜所能做的,就是将注入ST鑫安的资金以及鑫安原有的现金流,一次次地倒进倒出,在账目上玩着“猫捉老鼠”游戏,使ST鑫安的现金流成为谢国胜救急的“水龙头”。

  危机在2004年第一次大规模爆发。“当时,鑫安没钱买煤炭,就将砍来的木柴扔进锅炉里当燃料。”一位焦作市政府官员说。

  曾多次有人劝说谢国胜退出,但即便在ST鑫安已彻底停产的状况下,他仍然坚持要卖一个高价才肯出手,以至于这家上市公司迟迟无法实现重组。

  “到最后,谢国胜就是在与政府对赌。在焦作鑫安一事上,他赌的是政府不可能不介入鑫安的重组,在郑州国企中,他赌的是政府不可能不对职工进行安置。”这位观察者说。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6-2007 Rights Reserved

网上澳门娱乐网站大全 http://www.kapukid.com